欢迎您来到!

西川:西方的先锋是玩出来的,中国的先锋在寻求真谛

当前位置 :主页 > 体育 >
西川:西方的先锋是玩出来的,中国的先锋在寻求真谛
* 来源 :http://www.taolaim.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4-01 02:58 * 浏览 :

编者按:在文化、艺术形式多彩纷呈的今天,文化的走向、艺术的遍及、文明的传承越来越受到关注和聚焦,艺术的振兴与文化的将来成为值得探讨与关注的话题,在现在这个历史节点回看和瞻望,中国文化的前世今生是什么样子容貌,又将如何走向世界?

3月27日,主题为《自古--文化的前世与今生》的“云论坛;将在北京召开,论坛由云浩主持,云集思维界、艺术界、戏剧界、文化界嘉宾,孟京辉、丁武、西川、三宝、刘雪枫、时光、常静、柳理、朱春林等嘉宾回到源头,追溯中华文明的源流与中国文化的流变,从文明的流变看世界的格式。以下为论坛嘉宾西川的发言摘录。

西川,诗人,北京师范大学教学

孟京辉说到以前小时候做幻想跟人亲嘴,醒了,然后想吃饭,醒了,这种东西依照意大利作家卡尔唯诺讲,这个叫时间零,就是你一下进入到时间零状态,比如说一个大老虎扑过来要吃你,然后这时候突然停止了,他以为老虎把你吃了是没劲的,老虎扑过来停在这儿了,这是艺术最主要的一个点,这叫时间零。所以京辉从小就屡次休会到时间零状况,这个太了不起了。

梦这个东西,其实分梦和噩梦。这个梦,人人都做梦,而且你可能找到不少对于梦的考虑,这些书挺多的。但是咱们这个世界素来还不一本专门的书是探讨噩梦的。噩梦和梦是两个概念,梦是dream,噩梦叫做nightmare,是另外一个概念。比如说先锋、前卫,这些思惟,20世纪以来,实际上更重要的不是跟dream那个梦有关系,它更多的是跟nightmare有关系,2018年版一句铲庄家中华文库版

这个噩梦,实际上我们当初回忆20世纪的,比方说文学,跟西方的文学,跟波德莱尔体系的文学是有密切关系的。比如说我们想咱们读过的一些书,实在都跟噩梦有亲密的接洽。最典范的就是卡夫卡的,一个人变成一个大甲虫,或者是一个人朝着城堡走永远走不到。一个人朝着城堡走永远走不到,我感到这是一个无解的困难,谁试图解决这个问题,谁就变成一个特肤浅的人。由于确实有人想续写这个故事,好比说有人写了他进入城堡又出来了,有人写了住在城堡里边的人的生涯,然而都不如卡夫卡这个走向城堡而又走不到城堡这件事,这个存在更大的挑衅性。所以这就是先锋试验跟恶梦之间的关联,这是特殊有意思的一个话题。

但是一个中国人你搞先锋,你前卫,那么你跟比如说毕加索,在西班牙,在欧洲,在巴黎搞前卫是一个概念吗?不是一个概念。说起来大家都是搞实验的,但不是一个概念。去年我曾经加入过一个画家的画展,这个人叫吴大羽,他是吴冠中的老师,也是赵无极的老师,他的学生都很厉害。吴大羽本人也写诗,而且写新诗也写古体诗,古体诗还不是说五言古体,七言古体,他写四言,很厉害。而后在他那个画展上我就发明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是什么?就是吴大羽他想追求那个实验、那个情势的时候,他跟那个西方的寻求形式实验的艺术家有一个基础不同,就是中国人想玩点新名堂的时候,是抱着追求真谛的态度去玩对的,而我不信任毕加索是抱着追求真理的立场去搞他那些乌七八糟的货色,毕加索就是玩出来的,他就是那么翻跟头翻出来的。

但是因为这些观点,它是从西方那边传到我们这的,这一代的艺术家实际上是盼望自己通过玩新花样给中国的文明带来一种新的思考,带来一种对文化的感触,带来一种世界的景致,所以这个玩新花样就变成了追求真理。在中国从前好多年,对美的追求实际上都能够被调换为对真理的追求,咱们的艺术家们干的全是这个工作。所以在这种情形下,我们的工作里边,除了高兴,除了玩这个东西的愉快之外,可能我们就有别的含意在里边,也可能这种尽力就会使得我们的工作,常常会认为有点沉。原来是一个少年人玩一下,中年人玩一下,但是你会发现这里边被附加了良多东西,然后当你有这种感到的时候,你还碰到种种的不懂得。

还有一个我想说的是,比如说我们都酷爱实验、前卫,方才京辉说的姿势不重要,我觉得这个说的太好了,就是到今天,反正对我个人来讲,实验的东西,风格意义上的实验,比如说我想成为一个超事实主义者,我想成为一个未来派,这都不重要。就是说实际上你这种翻新的须要,应该变成一个从你身体里长出来的东西,他不再是一个作风意思上的“我就要跟你不一样;,应当成为一种自然的,一种跟身材有关的需要,这个时候可能才干进行得更久远。

相关的主题文章: